赖斯卸任后想嫁人 从小喜欢橄榄球运动员(图)

1月16日是赖斯在国务院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她发表了简短的告别辞,并与前来送行的工作人员握手、合影,随后从国务院正门离开。

赖斯是继克林顿政府奥尔布赖特之后,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国务卿。她看问题准确,阐述能力极强,博学勤奋,思路清晰,同时能讲一口流利的俄语,是苏联问题专家。

她还学过9年法语,能弹一手好钢琴。赖斯至今单身,喜欢看体育比赛。赖斯代表了一个女人所能做的一切:聪明,有才干,备受尊敬。刚刚卸任的她,已经54岁了,她想得到作为女人应该拥有的一切,丈夫、家庭、幸福……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披露,她正在寻找爱人。赖斯在卸任后突然有大量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她说,她计划将更多的时间花在找对象上。

据媒体报道,与许多身处高位的妇女一样,赖斯发现她不得不在个人生活和布什总统左右手的重任之间作出取舍。她不得不为工作而放弃个人生活,但她现在作好了将时间和精力集中在个人生活方面的准备。54岁的赖斯在任国务卿的四年期间曾访问了84个国家,访问的旅程超过了一百万公里。阅人无数,却没有一个心仪的人。不过,在她卸任并且重返斯坦福大学教书后,这一切都将发生变化。

赖斯在参加美国早间电视谈话节目时称:“人们说,你工作得如此努力,你把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发展自己的事业,你真的在简化自己的个人生活,但事实的真相是,我从未遇到一位我想嫁的人。这并不意味着我将来遇不到那样的人,只是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那样的人。”曾在七十年代短期定婚的赖斯披露个人生活的一些细节,这可能是为了吸引未来的男。赖斯称,她是“美国偶像”节目的热心观众,通过看电视来放松。她说:“我在录下美国偶像节目时心情很愉快,我每次访问回来都会看这个节目。我还见到了2008年度的冠军大卫·库克,我真的很激动。”赖斯称,她很享受卸任后的生活。她说:“我与报纸报道的所有事情都不再有关系,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感觉。这让人感到放松。”赖斯还谈到了她的父母和她的过去,尤其是在阿拉巴马州成长经历。她说:“我有非常伟大的父母,我每天晚上都会为此感谢上帝。我的父母让我相信,种族主义不是我的问题,是其他人的问题。我的父母是那种不平凡的普通人,他们为我提供了他们能提供的所有机会。”

赖斯不愿意披露她最大的遗憾是什么,但她承认在伊战问题上有一些遗憾。她说:“在当时,你在巨大的压力下作出了许多决定。你作出了一些好的决定,作出了一些坏的决定。历史将决定哪些是好的决定。我肯定人们将会就布什政府所犯错误写论文。我在重返斯坦福大学后可能会看到这样的论文。了解历史是需要时间的,但我确实对我们不知道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况感到遗憾。”当被问及她是否投票给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时,赖斯称:“我会在未来适当的时候来谈我的政治倾向性。”

赖斯的全名叫康多莉扎·赖斯,康多莉扎源于意大利的音乐术语,意思是“甜蜜的”。她三岁就开始学习钢琴,曾经获得美国青少年钢琴大赛第一名,那时候她的愿望是成为一名钢琴家。赖斯家相信这样一条严峻的真理:黑人的孩子只有做得比白人孩子优秀两倍,他们才能平等;优秀三倍,才能超过对方。父母告诉康迪,在伯明翰以外有更多的机会,如果她勤奋学习,力争上游,就会得到回报。“你可能在餐馆里买不到一个汉堡包,但也有可能当上总统。”

进入学校后,康迪学习十分出色,一年级和七年级都跳级了。回忆起自己童年的经历时,赖斯说:“伯明翰光怪陆离,种族隔离无以复加,但黑人社区建立了自己的世界。我上过芭蕾舞课,学过法语,还上过礼仪课。”康迪的外祖父母从各方面保证孩子们不受种族主义的伤害。康迪的舅舅回忆说,他父亲宁愿他们回家上厕所也不让使用种族隔离的公共设施,“实际上,我一生从未坐过种族隔离的公共汽车。”

然而到1963年,伯明翰却成了暴力和民权运动的大熔炉,广大黑人成了种族思想根深蒂固的伯明翰警察当局的打击目标。赖斯的父亲和大部分黑人不得不自我武装起来,防止有暴力倾向的白人进入黑人社区。1969年,父亲在丹佛大学谋得教职,全家随之迁居丹佛,彻底走出了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康迪进入圣玛丽学校读书,这年她13岁,第一次进入了不实行种族隔离的学校。

在大学里,一堂国际事务课改变了她的命运。那堂课的主讲者是约瑟夫·克贝尔,主题是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赖斯突然发现,“苏联政治居然那么有意思”,她说:“俄罗斯让我从音乐中跳了出来。”

赖斯非常崇拜克贝尔教授,不仅因为他是知名的国际事务专家,知识渊博,还因为他的真知灼见常常令她茅塞顿开。克贝尔还有一个比赖斯大17岁的对苏联问题深有研究的女儿,她就是前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

19岁那年,赖斯大学毕业,26岁获博士学位,精通四门语言的她随后成为斯坦福大学的助教,专攻苏联的军事事务。她讲授的课程通常被学生超员预定,主持的讲座经常是座无虚席。在一次国际问题研讨会上,赖斯尖锐而又深刻的提问,让老布什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记住了她的名字。1989年,斯考克罗夫特提名赖斯进入布什政府安全事务委员会,负责俄罗斯事务。并很快成为老布什总统和夫人芭芭拉的私人朋友。1991年,随着老布什被克林顿取代,赖斯重返斯坦福。1993年,她被任命为教务长,地位仅次于校长,而当时的她只有38岁。

1995年,小布什刚刚当选为得克萨斯州州长后,老布什安排赖斯同自己的儿子首次会面。在这次见面中,两人谈的是体育经,对体育的共同爱好让两人很快成为朋友。1998年,当两人再次见面时,话题已转为下任总统所面对的外交情势了。面对布什家族的邀请,赖斯没有丝毫犹豫,她迅速辞去了斯坦福的教职,专心辅佐小布什。在小布什当选美国总统后,赖斯出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成为美国政坛最耀眼的政治女明星之一。

早在六年前,时为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赖斯,其感情生活就一直是人们热衷的线岁,为布什鞍前马后处理麻烦无数,但个人生活却不那么如意,一直待字闺中。当时的《星期日》报道称,酷爱美式橄榄球的她,与一位高大威猛的男士出双入对。该报还称,她可望不久结束单身生活。

据菲利克斯女士执笔的传记《赖斯的故事》中讲道,上世纪80年代,华盛顿和赖斯在斯坦福大学相识并相爱。当时赖斯是政治学教授兼教务长,而华盛顿是体育事务专员。赖斯之所以与华盛顿特别投缘,除了有橄榄球牵线之外,还因为他俩都来自亚拉巴马州的伯明翰,并且都曾在丹佛大学求学。两人认真地交往了一阵后最终还是分手,虽然恋情结束但友谊长存,多年来两人一直保持联系,还时不时一道参加社交活动。华盛顿后来结婚又离婚,拥有三个孩子。

赖斯和华盛顿一直都是好朋友,两人经常一起看美式足球比赛,华盛顿每次都能为赖斯保证最好的座位。时年57岁的华盛顿曾经是旧金山“49人队”的接球手,早已离开赛场,后任美式足球联盟的高级管理人员,常驻纽约。

据《星期日》报道,华盛顿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与赖斯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彼此相处很愉快,但否认两人正在谈恋爱。华盛顿说,他的确对赖斯的才华欣赏不已,“她口才极佳,从不发怒,面对困境总能泰然处之。”赖斯本人则未对这一消息发表任何意见,她的一位密友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俩是“极好的朋友”。

华盛顿在字里行间透露出对赖斯的欣赏:“我们没有约会,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彼此相处很愉快。她和我在一起很放松,我们彼此十分了解。赖斯逻辑清晰,条理分明,处事果敢,无论多么艰难的情况她都能沉着面对并解决问题,她给每一个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华盛顿眼中,赖斯还是个完美主义者,“有时她会问我:‘我的头发可以吗?’我会说:‘有一小根没梳好,不过没人会注意’。”华盛顿还说,赖斯经常将足球比作战争,“足球也是要占领阵地,你得到的阵地一定要比失去得多!”

不过,敏锐的记者们还是从他们的行踪中找出了不少蛛丝马迹。在布什总统接待菲律宾总统阿罗约的晚宴上,华盛顿应邀与赖斯双双参加。许多人还记得,前此,华盛顿还受赖斯的邀请,与到访的波兰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共进晚餐。此外,两人还经常结伴观看美式橄榄球赛。有记者曾问过赖斯,如果不从政会选择什么职业,赖斯毫不犹豫地说,想当国家橄榄球联盟的主席。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赖斯和华盛顿就成了工作搭档,可以朝夕相处了。

她出生于一个黑人中产阶级家庭,其父是位超级橄榄球迷。在传记《赖斯的故事》中,赖斯说自己从小便梦想嫁给橄榄球运动员。果然,她后来的几段恋情都与橄榄球运动员有关。

1971年,年仅16岁的赖斯进入丹佛大学就读政治学专业。赖斯和当时大多数学生一样追求时髦,校园里和小镇上的迪斯科舞厅是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朋友们说,在此期间,跟赖斯约会的男生不少,不过没有哪个男生能线年秋,赖斯进入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由于对橄榄球的热爱,赖斯很快和丹佛野马队的队员们打成一片,并得以在比赛的时候出现在队员妻子和女友们专用的座位上。赖斯还和球队中的几位小伙子外出约会,这其中的一位后来差点成了赖斯的终身伴侣。据她的好友德波拉·卡森说,这个小伙子是丹佛野马队的主力,两人的关系也从恋人发展到“更深的程度”。赖斯和母亲一起挑选了婚纱,安排了婚期,但由于某种无法弥合的分歧,两人最终还是取消了婚约。

这次恋爱结束之后,赖斯再也没有和任何一位男友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1981年,赖斯成为斯坦福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并在8年后成为老布什总统的苏联问题顾问。与此同时,她在加州社区中也相当活跃。朋友们很关心她的终身大事,并帮她安排了不少约会。除了和华盛顿谈过恋爱,她还跟一名到斯坦福大学做讲座的企业精英有过交往。不过,都是无果而终。

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赖斯,总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专栏作家甚至曾预测,2008年她将成为美国首位女总统。但私下里,赖斯却是个多才多艺、很有魅力的女人。助手们都亲昵地叫她“武士公主”。

赖斯的父母从小就培养她的自信心和远大志向,她的父母经常这样教育她:“你要拥有这样的自信,即使我现在不能从伍尔沃斯连锁店获得一份汉堡包,但我总有一天会成为美国总统。”

不为人知的是,像大多数女人一样,这个美国最有权力的女人也是一个喜欢逛商店的购物狂。有一次她对采访者说道:“我喜欢逛商店购物,如果有一天你在商场中看到我,请不要太惊讶。”身材苗条的赖斯非常喜欢购买颜色醒目的一流服装,并喜欢穿上新买的服装享受孤芳自赏的乐趣。

除了服装外,赖斯还喜欢购买珠宝——通常是黄金首饰。有一次,当赖斯来到一家名牌珠宝店要求挑选一些黄金首饰时,一名店员拉出一抽屉人造珠宝供她挑选,他显然认为这名黑人女子不可能买得起黄金珠宝,这一侮辱性的举动将赖斯激怒了,她冷冷地说:“我想我们必须搞清楚一件事,你站在柜台的后面,因为你必须为赚每小时6美元的工资而辛勤劳作;而我之所以能站在柜台的外面,要求看一看黄金珠宝,是因为我赚的钱要比你多得多。”

她十分重视自己的仪表,在她的办公室内就安放着两面镜子,以便她从前后两个方向审视自己的衣着是否得体。不俗的衣着品位使她获得了2001年《时尚》杂志年度最佳服饰奖。模特学校的熏陶和几年花样滑冰的训练,也为赖斯增添了一份独特的韵味。

赖斯被美国媒体誉为“华盛顿最红的人”,在国内不乏追求者。更有意思的是,2000年8月,赖斯访问以色列时,曾与当时尚未上台的沙龙进行过会谈。沙龙后来对记者说,他为赖斯的魅力深深吸引,以至于根本听不进她究竟在讲些什么。

不少人认为,过于成功的事业已经成了赖斯组建家庭的阻力。就像《莫斯科新闻》在赖斯刚出道时评价的那样,“男人们都不免奇怪:她应该忙于做饭和使她的爱慕者发疯,但她却能迅速地从口中蹦出导弹和坦克的数目以及多次首脑会谈的日期”。赖斯对事业的进取心让不少男士望而却步,但她自己并不认为事业影响了她的个人生活。她说:“我不成家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碰到过任何想与之共同生活的人。我认为,我在生活中保持了平衡。我不是一个工作狂,我也有休闲时光。”

还有人认为,赖斯身边的男人都太优秀,令其他男士颇感自卑。在这些年的从政生涯中,赖斯的知己都是美国政界的巨头,如布什、斯考克罗夫特、舒尔茨等。赖斯的助手评价说:“赖斯是能在强有力的男人中巧妙周旋的人。”

虽然至今还没找到感情归宿,赖斯并没有放弃对婚姻的向往。她曾表示:“我确信,如果上帝安排我和某人结婚,就一定会把那个人带到我面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